您好!歡迎來到深圳市互聯網學會官網!
首頁 > 資訊中心 > 行業自律 > 主播貼“正能量”標簽 網絡直播間“賣慘坑老”

主播貼“正能量”標簽 網絡直播間“賣慘坑老”

  • A-
  • A+
來源:南方都市報    2021-03-15
  • 分享

今天是3·15國際消費者權益日,南都推出系列專題報道,聚焦民生短板,破解民生難題,關注同老百姓最密切的民生話題,希望幫助消費者紓困解難,并發布消費安全提示。本版推出南都大數據研究院關注的“爸媽在網絡世界里上過的當”,為你揭秘抖音情感直播間里的“賣慘生意”。

“88歲老婆婆生了8.8斤重的兒子”“當代神醫,粉碎性骨折,一碗水就治好了”……在抖音“情感主播”相關內容里,大量類似這種帶有離奇劇情的直播和視頻,被打上“正能量”標簽,出現在平臺。

“這是正能量?老人完全被洗腦了!”不少網友在知乎、微博等渠道上表示不滿,有網友稱,抖音里這些“情感主播”嚴重影響到家中老人的身心健康,而且父母還會受這些所謂“正能量主播”的帶貨誘導,沖動購物,不乏買到偽劣甚至假冒產品等問題:“我家老人購買了38件假的金玉首飾,聯系商家退貨無果,聯系平臺則回復稱超時無權介入。這些誰來管管?”

南都網絡內容生態治理研究中心調查發現,抖音上,這些情感主播以“調解糾紛”為名,在直播間里,不斷上演早孕、出軌、家暴、虐待等“劇情”。據觀察,其用戶群體有大量老年人,而抓住老人同情心理的主播們,則順勢完成帶貨任務。更值得關注的是,這些“情感主播”紛紛偽裝“正能量”,用離奇故事博眼球,誤導價值觀。

“正能量”標簽誤導

抖音情感直播間現大量離奇劇情

在抖音“情感主播”們的視頻或直播主頁,“矛盾調解”的戲碼不斷上演。在這些視頻或直播間中,主播們時而神色凝重、時而慷慨激昂,講述著一件件“離譜”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有的是身患絕癥的小男孩,有的是被惡毒女兒虐待的單親媽媽,有的是被兒媳逼迫跪地求饒的公公,有的是因8歲女兒肚子越來越大而崩潰的母親,他們紛紛因“凄慘遭遇”向情感主播留言“求助”。而與情感主播連線后,僅需幾個小時,看似難解的矛盾就會“柳暗花明”。

巧合的是,相似的劇情,還經常會在不同主播的直播間“上演”。如南都記者在多個情感主播主頁內看到,“89歲老奶奶給92歲老爺爺生了8斤重的兒子”這一劇情被不同主播分別講述。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情感主播會給自己的賬號名稱加上一個“正能量”的后綴,在這些主播發布的內容中,有不少也被貼上了“正能量”標簽。

南都記者以“情感主播”為關鍵詞在抖音平臺搜索,選擇“正能量”標簽后,彈出了滿屏的“吊詭”內容,其中不乏“前男友掏出腎給女友卻選擇消失”“剛出生就會叫爸爸媽媽”“70歲老大爺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丈夫去世6年,打工途中又相逢”等等。而在多個情感直播間里,主播表演或提及一些較“敏感”的情節時,會要求粉絲在直播間刷屏“正能量”三個字,以此“保護直播間”。

有劇本,背后存在生產鏈條

南都記者調查發現,在抖音情感直播間內,“請編劇寫臺本、找演員打配合”并不少見,有時候主播們還會親自上陣,給自己立一個“倒霉人設”。這些所謂的“沖突糾紛”,最終是為了“吸粉養號”,以便“帶貨”,而屏幕前的觀眾,被主播稱呼為“家人們”。

“這些直播、視頻的劇本都是提前編寫好的”,一位抖音主播余先生向南都記者發來四份“情感主播合作協議”,他告訴南都記者,情感主播背后的團隊通常會和專門的“麥手”(與情感主播連麥的演員、情感主播調解糾紛的對象)合作,麥手可以自帶劇本,團隊也可以專門請人寫劇本。

一個聲稱有“麥手”資源的中介向南都記者提供了一些劇本,包括出軌、苦情大愛等。其表示,雙人麥為125元一場,三人麥為260元一場,連續劇則更貴,為每人每集140元。一般情況下,雙麥和三麥都是一次性把問題解決(即感情調解完成),連續劇因為劇情比較復雜、需要連麥的人物更多,需要進行多場直播。劇本內容一般非獨家,獨家劇本需要專門的團隊操刀。

南都記者注意到,一些類似的“賣慘”劇本在多個情感直播間出現,收割了不少老人的“信任”。例如,在劇情“為母治病”的直播間內,經常會出現“這姑娘真善良”“太有孝心了”“幫幫她”“等我兒子回來幫我下單”等彈幕。而在劇情為“上門討債”的直播間內,彈幕往往義憤填膺,多為“資產抵債”“正義必勝”“別再激怒他,馬上報警”等。不約而同的是,每個情感直播間彈幕中都會出現“支持正能量”“傳遞正能量”等字眼。

在平臺“正能量”標簽下,卻出現夸張、離奇甚至低俗的內容。在北京華訊律師事務所主任張韜看來,“這容易擾亂網絡秩序,一旦在平臺上廣泛傳播將產生極其惡劣的影響?!睆堩w表示,短視頻、直播平臺有責任加強內容管理,對于低俗、庸俗、媚俗的內容,應當嚴厲打擊,不應采取不作為態度。

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所長、中消協副會長劉俊海認為,平臺既要強調流量,還得強調質量。網絡平臺如存在自身監管不力甚至默許、放縱違法違規內容,就應該為此“買單”。

消費“正能量”

利用老人同情心“套路”帶貨

“家人們,趕緊集合!”3月12日中午,抖音情感大V苗某在直播間又開播了,該主播目前擁有100多萬粉絲和多個關聯賬號。

“今天要‘收網’了”,直播剛開始,苗某的助手萬某就向粉絲說了這樣一句話。自稱為了“保護直播間”,萬某不時讓粉絲在彈幕打出“正能量”三個字。一個多小時后,主播苗某在直播間登場,出現在某廠房辦公室。據苗某講述,他的世交大哥和團隊內鬼試圖偷偷運走其工廠的貨物并出售,苗某的團隊助理設法拿到了兩人的“通話錄音”,從而阻止了這場“背叛”,而此次“收網”的“戰利品”——一款駝奶蛋白粉,被當作給“家人們”的福利,現場低價出售。其實,你看到的“震感”故事,只是“直播帶貨”的“前戲”。

“情感直播間的收益主要靠帶貨”,余先生向南都記者介紹,通常情況下,一場直播以三小時為單位,暖場10-15分鐘,在人氣達到高點后開始帶貨,直播間若沒達到一定人氣(2000/3000人),主播將無法分成。而“帶貨的主要目標人群為中老年人”。

在如此KPI考核下,主播們“各顯神通”,直播間里隨處可見各種逼真的“套路”?!霸瓋r4888元的化妝品套盒,今天只賣668元……368元……268元……168元!”3月11日上午,主播偉某的直播間里,不到兩分鐘,一套化妝品套盒的售賣價格連降4次,并以遠低于“成本”的價格被一搶而空。

與該主播連線的另一名主播露某,一邊售賣商品一邊“哭訴”稱,母親因病住院,因此求助,希望大家幫她“為母盡孝”。售賣時,露某先是佯裝不舍,而后又“爽快”降價、加送商品,主播偉某則在一旁不斷勸她,稱“不要再送了,拍的這些東西多久才能賺回來?!?

3月13日上午,南都記者注意到,主播露某又更換昵稱,變身為“不差錢”的老板“璐璐”,出現在另一名主播帥某的直播間內。南都記者在該主播的店鋪內看到,其所售的眼霜、面膜、美白祛斑霜、牙膏、洗發水等洗護用品,產地多來自廣州市白云區,部分產品頁面未展示明顯的生產許可證號、化妝品備案號等信息。這些化妝品在直播間售賣的實際價格遠低于店鋪內的商品標識價格,例如,原價399元一盒的面膜,在直播間內99元可以買到12盒,每片面膜僅0.4元。

在介紹一款價格為近5000元的化妝品套盒時,該主播并未告知品牌,有用戶在直播間詢問后,其表示“有的大品牌是不能說的”。上述套盒的商品詳情圖片顯示,品牌名稱為“詩師美貴婦丹煥發青春套裝”,而在商品頁面的評價一欄,多名用戶曬出的圖片中,商品標識均為“元氣丹”,并非商品簡介中的“詩師美”,而套盒包裝也與韓妝品牌“Whoo后”的“天氣丹”套盒極為相似?!癢hoo后”該套盒在天貓商城旗艦店的售價為1590元,而該直播間所售這款價格為168元。

對于“你來我往表演‘砍價’”、“先虛高標價再‘虧本’降價”等套路,律師張韜表示,“這是典型的價格欺詐行為”,如果主播及相關經營者通過“先提價再促銷”的方式,欺詐、誤導消費者,以誘導消費者盡快購買,其行為不僅違反了《價格法》《消費者權益保護法》《電子商務法》相關規定,也違反了《禁止價格欺詐行為的規定》《規范促銷行為暫行規定》等法律的規定,相關行為人應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監管有趨嚴之勢

有老年用戶反映網購商品“質量差”

事實上,直播帶貨早已邁入“劇情化”。抖音在去年12月曾發布專項治理公告,表示將升級電商內容審核機制,重點打擊“演戲炒作賣貨、賣慘營銷”等行為。但即便如此,剛剛適應互聯網生活的老年人們,還是深陷這些所謂的“正能量”主播設下的“圈套”。不少網友發帖反映,父母在情感直播間“著了魔”,“如同六七歲的孩子一般,吃飯拿著手機、做飯時也不忘看著手機”“一到賣東西的環節就想支持一下”。有網友表示,勸說無果,自己和父母的關系也深受其害。

近期,南都大數據研究院一項針對老年人互聯網上當受騙經歷的調查顯示,“虛假廣告”是老年人上網時最常遇見的風險,占比超過30%,其次是網絡詐騙,占比約22%。在不同老年人群體中,農村獨居老人上當受騙的比例高達90%。而在最常見的受騙場景中,少不了“直播、短視頻”。

據部分抖音用戶反映,其在情感主播直播間內買到的商品出現了“質量差、貨不對板、售后服務差”等問題。例如,主播良某直播間在3月11日所售單價為99元的“雞蛋面膜”,商品頁面顯示已售出800多單,而在評論中,有用戶反饋稱,使用了該面膜后“皮膚火燒火燎的,還癢”,詢問時卻被主播直接踢出直播間,還有用戶投訴收到的商品疑似假貨,原本商家承諾“退貨包郵”,實際退貨時卻被要求好評截圖才可返運費。

平臺若不嚴格約束商戶,應承擔先行賠付責任

另一主播鵬某在直播賣貨過程中,也不斷有觀眾在彈幕質疑“上次在主播直播間買的化妝品都是半瓶”“年前拍了,現在鏈子掉顏色”“項鏈斷了也沒處理”等,而主播并未對上述彈幕進行回應。

60歲的崔女士懷疑自己在類似直播間里買到了假貨,她告訴南都記者,年前她以五百多元的價格購買了一條“金項鏈”、兩條“手鏈”,收到貨后沒多久,其中一條手鏈就斷了,而金項鏈用打火機試了一下“就全部變灰色了”,她嘗試去聯系客服,但始終未果。

當前,有關部門對于直播帶貨的監管已有趨嚴之勢。2020年以來,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國家網信辦相繼發布《關于加強網絡直播營銷活動監管的指導意見》和《互聯網直播營銷信息內容服務管理規定(征求意見稿)》兩份文件,明確提出要防范、制止“違法廣告、價格欺詐等侵害用戶權益”“發布虛假信息,欺騙、誤導用戶”等行為,“重點查處實施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商業宣傳、幫助其他經營者進行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商業宣傳、商業混淆等違法行為”。

律師張韜表示,若所售商品存在假冒、三無產品、不發貨、無售后等情形,則主播涉嫌違反《電子商務法》《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產品質量法》的相關規定,消費者有權主張懲罰性賠償,并可向監管部門投訴或舉報;同時,如果違法情節嚴重,行為人還可能涉嫌刑事犯罪,例如,涉嫌銷售偽劣產品罪等,其可能根據情形需要承擔相應的刑事責任。

劉俊海認為,平臺如果不對商戶進行嚴格約束,也應當對消費者承擔先行賠付的責任。對關系消費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服務,平臺對經營者的資質資格未盡到審核義務,或對消費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消費者損害的,需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

關注

農村獨居老人 更易遇網絡騙局風險

“3·15”國際消費者權益日,南都大數據研究院針對受訪者父母在互聯網上當受騙的經歷展開民意調查,老人們在網上踩過哪些坑?且看我們與您道來。

調查結果顯示,六成以上的受訪者稱自己父母每天上網時間在在1小時以上,還有約17%的受訪者父母是互聯網重度依賴者,每天上網時長超過4小時。近四成老人是當之無愧的“沖浪達人”,網絡社交、娛樂、購物樣樣不落,還有超過兩成的網友表示,自己父母是“超能老人”,不僅能夠嫻熟使用日常生活必備的APP,還廣泛涉獵各種小眾領域APP。抖音、快手穩居網友票選的父母最愛使用的APP之首。

調查顯示,近九成網友都表示自己的父母曾經遭遇過網絡謠言、網絡詐騙、網絡賭博等風險。虛假廣告是受訪者父母上網時最常見的風險,占比超過了30%,其次是網絡詐騙,占比約為22%。老年人信息面窄,同理心強,在面臨各類網絡風險時,稍有不慎便會“踩坑”。調查發現,“充值送話費、送手機”“養生保健品直播、短視頻”“免費領紅包”等是老人們最容易受騙的幾類場景,而在線購物平臺、視頻直播平臺等則是受訪者父母上網沖浪時最易沉迷上當的平臺。

目前,老年人上網“風險-傷害”轉化率偏高:調查結果顯示,超過六成網友表示自己父母曾在互聯網上當受騙,而約16%的網友父母經常在互聯網上當受騙。

南都大數據研究院就曾遭遇網絡上當受騙經歷的受訪者父母群體進行了畫像。分析發現,70%曾受騙的受訪者父母年齡集中分布在55-65歲。從老人的居住狀態來看,居住在城鎮的老年人曾上當受騙的比例為62.5%,農村老年人曾上當受騙的比例更高,接近八成。分析還發現,農村的獨居老人在互聯網上當受騙的比例更是高達90%,而在城鎮獨居的老人曾上當受騙的比例雖然相對較低,但也接近八成。

出品:南都大數據研究院網絡內容生態治理研究中心 

采寫:南都記者 張雨亭 張稆方 羅韻 見習記者 唐靜怡 實習生 佘成雨

  • 分享
(編輯:丨本文鏈接:http://www.led375.com/news/7/3/11545.html

深圳市互聯網學會

學會的宗旨:整合行業資源,服務互聯網,普及互聯網知識,打造互聯網在線學習、互聯網生態服務。
更多學習進入互聯網在線學習《互聯網學會》公眾號

歡迎加入學會
我們隨時為您提供幫助

成為會員

熱門文章

查看更多

咨詢熱線

0755-32875048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地址:深圳市福田區南園路68號上步大廈18A

  • 深圳市互聯網學會官方微博掃碼加客服微信
  • 深圳市互聯網學會官方微信關注微信公眾號
@深圳市互聯網學會 版權所有
  備案號:粵ICP備14018046號